涛灬王

本人很懒,不想说话

许雅婷的故事(2)

    许雅婷拿起酒杯,接着对酒保讲她的故事...时间艰难地在油灯的移动中前进。
    有年冬天我在地下的小酒馆里认识一个人。那个人我曾见过,就是曾经救过我的警察,可我不认识他,那警察叫徐凯。
酒馆外有个背着吉他的流浪汉,他声音很好听,可喜欢他的人很少。有一天我去酒馆喝酒,像往常一样点了瓶酒,打算蹲墙根下晒着太阳听他弹那把破吉他。可那天不止有我们俩,我还遇见了他。那个我几乎陌生的朋友。他是个很有意思的人。于是我们一起举着晶莹的瓶子,冒着气泡在阳光下饮酒。彼时有凉风吹来,拂过清新脱俗的味道,弥漫在空气中,徐凯时不时的看看手表,好像有急事的样子,可他还在缓慢的品尝手中的红酒,风吹来,跟刚才的味道似乎不同了,但说不出来哪里不同,酒馆外的流浪汉悄无声息地逝去了....很可怕,它令优美变成狰狞,使怜爱演为杀机,有位女士尖叫了起来,孩童在一旁哭泣,这当中的奥秘,需每一个人细细揣摩练习。
    逢到这时候,我们常常会表现得很无奈很无助,甚至还有一点点敝帚自珍的狡辩,那位流浪汉的杀手竟然是——氧气中毒。高浓度的氧气抑制了他的呼吸中枢,让他在安然的享受中丧失自主呼吸的能力,徐凯把我们全部撵走,包围了整个案发现场。
    许雅婷到了家中,不禁有些开心,因为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是许雅婷杀害的。因为上次叶澳传事情,让许雅婷变的与叶澳传相同,心理扭曲。
    许雅婷想起上次的警察,徐凯,想蹂躏他,于是他打听到了徐凯经常去的咖啡店,而在那个咖啡店中,她打算偶遇,她身穿红色百褶裙,她的眉毛用墨描过,胳膊、肘子、肩膀、下巴、鼻孔底下、上眼皮、耳朵、手掌、手指尖都涂过油脂,发出一种惹人注意的难以形容的红光,这让徐凯对她一见钟情。
    佛说,前世的五百次回眸,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,徐凯对许雅婷这样讲,在一个夜晚,徐凯把许雅婷约出来,许雅婷与徐凯走在河边的小路上,天上的九芒星很亮,许雅婷突然晕倒,被捆了手与脚,许雅婷醒来时在一个密闭的小黑屋,站在她面前的是徐凯,许雅婷这才焕然大悟,徐凯是一位黑警,许雅婷很绝望...
    许雅婷逃了出来,光着脚丫子,血在一滴一滴的往下滴,许雅婷在徐凯蹂躏她的时候,摸到了地上的玻璃,刺伤了徐凯,然后就跑了出来,她晕倒在路边,醒来时,躺在一个酒店里,睁开眼睛看到是一位男士。
 
  (未完待续)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