涛灬王

本人很懒,不想说话

我听过很多人的赞美也听过很多人的呵斥 看见很多人向我走来 也看见很多人弃我而去 眼睁睁看着亲密的人走远 亲耳听到自己在别人口中是怎样的烂人 收获过许多 失去过许多 从前亲手种下的执念 我自己收回 有过梦魇有过心愿有过突兀的孤独 终归会发现 每个人活得最漂亮的时候都是一个人.

我在抖音上看到一个超美的小姐姐

经历

   醉酒写下这些事,只是为了感慨。经历过很多的事,开心的永远容易忘记,伤心的往往让人深刻,这个世界有多么的不公,在我身上体会的淋漓尽致,不敢枉自说自己最惨,但在自己的世界中 就是一个无能庸俗的人,人有私心杂念,有欲望,要贪婪,伏羲庙山,曾跌落山谷,不必起来,不必在意,我喜欢上杨双双的时候,我掏心掏肺的把李博坤当成了自己最好的兄弟,甚至对天起誓,这辈子会为他赴汤蹈火,可天待我不慈,他们携手在我面前询问我是否会不支持他们的爱情。我只是随意点头,自己钟意的女子就再也不可能是我的。
   父母的养育之恩必要偿还,如今的我就在一点一滴的偿还,初二那年夏天,暑期时去做手术,父母亲给了我一句话,“你已经长大了,可以自己去了”听到这句话我的。很快乐,因为我自以为自己长大了,而后感受到了真正的绝望,浑身无力的我像一副死尸坚硬的瘫在一边,看着墙角的那一边的蜘蛛网,钱也越来越难赚,初三那年面临的紧张的中考,父亲的债务迟迟没有还清,在我尽心尽力准备中考的时候,却要为了生活而打拼,我出去赚钱,把接近一年的金钱和时间都花在了父亲债务的身上,而父亲不以未然,他认为我这么做是对的,接下来的得寸进尺更让我感受绝望,家务活,生活费,煮饭,水电费,都是我在一边读书时一边干三份工而赚钱来的,而当我真正想买一件衣服时,我的母亲总是指手画脚,怒斥我,指责我。
     一个挺要好的朋友,许雅婷,在初中时期我们俩无话不谈,一切都好,馥郁风楠,那时我会每天在她耳旁唠叨杨双双,她也会时不时的提及张伟如,可是她离开了,她离开了学校,仅此我一人了,我从未想过对她动心,虽那动心只是一刹那的时间,现在我和她的关系夹杂着现实的味道,那就是钱。
      被别人说是渣男的我,被别人习惯的我,我一步步的爬了上来,明明有些人把我从悬崖峭壁上踹了下去,可我上来时还是对他面对微笑,因为我害怕,害怕他会再给我一脚,我知道有些人要害我,我也知道有些人想拉我一把,害我的人轻轻松松,帮我的人自己也自身难保,经历的多自然而然就会长大,而我却还是别人口中那幼稚的小孩。
     我对朋友两肋插刀,对兄弟情深似海,拿着自己身上的最后一点小钱,为他们买水,买食物,他们觉得我很有钱,他们错了,我只是把自己原本的东西折现给了他们,以前的那些兄弟对我利用,而我懵懂无知的肆意给他们利用,可现在不一样了,现在遇到真正的兄弟,可惜的是他们并不懂我。
    亲戚朋友对我冷眼相待,若我成绩好,他们便会立即变脸,酒席桌上时,我成为了别人口中的话题 当着我的面批评我,尴尬的气息让我不禁有些火大,但我还是豁达了,不需要在意别人的言语,可越是不去在意,他们越讲的起劲,他们会觉得你是在默认,我的爷爷已经一头白发,每年过年的时候,我的堂弟,堂姐,在爷爷的眼中就是金银珠宝,而我就是一个垃圾,爷爷觉得我很碍眼,在年夜饭的时候,我吃了一块量少的年糕,一双筷子往我的手上敲去,当我以为是我没有遵守规矩的时候 ,爷爷说了一句“把年糕给弟弟吃啊”。在领压岁钱的时候,因为我18了以为没有压岁钱了,可是我看到爷爷把钱硬塞给了23岁的姐姐还说了一句“别让王涛知道”
     我很喜欢唱歌,但声音阻挡了我,我的喉咙出血,导致声音嘶哑,每次唱歌的时候我都会觉得自己特别不要脸,有时候并不想唱但却不由自主的哼了出来,身边的朋友也都是很客套的跟我说这声音很个性,个性?我找工作的时候都被嫌弃说我这个工作不适合。
    这一生活着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意义,每天对生活粲然一笑,虚伪的活在这世界上。
   山青海碧,日暖风清,我还爱你,这个世界上没有物质的爱情终究是盘散沙,我非常怀念我的初中同学与老师,一个一个的离开了我的身边,有各种离开...怀念他们是我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,因为孤独和烈酒总是促进我的感情,恍若梦呓的眼睛,渐渐地流下了眼泪,很想声嘶力竭的嚎啕一场,却觉得自己特别矫情从而放弃,一个男生这么矫情怕是很可笑吧,这么矫情的人以后肯定没用。
    很累,真的很累,璧山崛峭,风声鹤唳,水声潺流,闭上眼睛去好好感受这一切,我很想闭上我的眼睛,但大脑终究不让我休息 不让我彻彻底底的休息。
   死亡不可怕,生活也不可怕,可怕的是你明知道逃避不能面对现实却还没得选择。闭着眼睛吧你能好好休息的。
  赎完罪,还完债,你就可以解脱了,自由了,真真正正的解脱。